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推广 » 猪病 » 正文

蛋周期99%人不知道的秘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22-11-21  来源:🔗农产品研究💛106
核心提示:明年还能够延续盈利状态吗?

2020年,在产蛋鸡存栏偏高,叠加疫情冲击,鸡蛋价格持续下行,行业深度亏损;但越是亏损严重,产能出清就越彻底,带来的新的利润周期的生命力就越顽强。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蛋鸡养殖恢复盈利后,鸡蛋价格持续保持高位,利润持续至今。然而从在产蛋鸡数量上看,产能没有明显上行,反而持续位于底部。为何补栏没有在高蛋价的刺激下迅速恢复呢?明年还能够延续盈利状态吗?

为什么过去的生猪养殖产业形成了大约4年一度的周期?为什么是4年?如果不清楚其底层逻辑,在周期产生变化的情况下,盲目判断,可能犯下“刻周求剑”的错误。

我们刨根究底,最终发现两条线索:主观驱动的行为展开过程和客观决定的养殖时间。

我们认为周期的形成来源于预期、行动和结果三者的时间差。集体的一致预期和行动,最终导致供需错配的结果。预期和行动由养殖主体主观感受驱动,而行动和结果之间的时间差距是客观条件决定的。

长期以来,养殖成本的波动率远小于产成品的价格波动,利润周期和价格周期之间并没有太大不同,价格本身的周期性得到更多关注。

而随着近两年饲料价格的不断提升,高价格不一定带来高利润,价格本身作为衡量周期的标尺准确度可能出现明显的下降

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2012年至今,我们经历了饲料价格的回落、持续的低位以及2020年后饲料价格的快速上行。长期的饲料成本重心由占比较大的玉米决定,而短期饲料价格的波动受波动率较高的豆粕影响。在玉米价格持续高位,豆粕价格快速上行的局面下,目前饲料成本已经来到历史高点。

饲料成本的上升大幅削弱了养殖利润。从图2我们可以看到,2017~2019和2020~2022两个时间段(周期),鸡蛋价格的波动幅度相近(2022年后期鸡蛋价格甚至已经高于前一周期),但养殖利润却相差巨大,在盈利时间段中也频频出现亏损。

而如果我们对比两个时间段的利润率水平,则差距更加明显。在2017年、18年以及19年的旺季市场,市场在产蛋鸡的销售毛利率(仅含饲料费用,不含雏鸡摊销)均可达到50%以上,2019年甚至一度达到80%。这样的毛利水平自然驱动市场主体的加速投入。反观本轮周期,旺季毛利率也在50%以内,平均水平仅在20%左右,叠加高额的雏鸡摊销费用和其他成本,整体养殖利润率水平远不及上一周期,也就不能够吸引更多投资的注入

从实际的鸡苗投放情况来看,养殖利润率和鸡苗的销量呈现明显的正相关关系(见图3)。这也就证明了我们的猜想,养殖户的补栏决策最终和预期收益率有关(也同养殖过程变化后鸡苗需求下降有关),单纯的价格水平和绝对利润都不能够直接作为预测指标。

鸡苗补栏情况可以帮助我们判断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情况,如果只看12个月以内的蛋价,我们不必对利润周期做太多推测。

不过,随着正利润环境的持续,我们仍然可以参考历史情况,对未来补栏预期做出一定的判断。

在2017年禽流感之前,盈利和亏损的时长总计在两年左右,结合季节性的淡旺季,部分周期盈利期长一点,部分周期亏损期长一些。由于消费的天花板显现,加上供应的整体充足,产业持续盈利的时长有限。

而随着17年禽流感的发生,蛋鸡产业经历了深度去化;后又叠加非洲猪瘟、19年的肉鸡价格飙升(也来自于禽流感导致的引种不足)等等因素,蛋鸡养殖兑现了超长利润周期,与超长利润周期同步的是规模产能扩张,在产能大幅增长和疫情冲击下,也造就了2020年的深度亏损和产能去化。

简单说,上一周期因为深度的去化和外界因素驱动才导致了较高利润和较长利润期。而本轮盈利周期主要来自于疫情阶段的亏损带来的深度去化,尽管已经实现了较长的利润期,但实际上的利润率水平受成本限制,导致新增投资有限,很可能形成较长利润期但持续低利润率的状态。

2017年禽流感后,行业出现了大亏大盈的状况,利润的倒逼下育雏端和淘汰端都出现了更多选择:

育雏端诞生了更多的青年鸡场,传统商品代养殖需要等待120~150天的开产时间,蛋鸡才能进入产蛋高峰,而青年鸡的推广,使得商品代鸡场的育雏时间大大缩短,可以看作是养殖端更具有效率的分工。养殖户可以从补栏雏鸡和补栏青年鸡之间做出选择,当蛋价预期比较好的时候,为了加速捕捉行情,养殖户可以选用青年鸡节省育雏时间。

淘汰端产生的变化更加剧烈。按照一般生产节奏,蛋鸡在480天后或者产蛋率下降到一定程度后会进入淘汰阶段,养殖户根据淘汰鸡价格、预期蛋价以及下一批鸡的补栏情况综合考量,来选择合适的时间淘汰。而随着换羽技术的传播,在蛋鸡生产过程中、淘汰选择上都有更多的灵活性。换羽一般指以人工停料的方式干预蛋鸡的生产,使其停产一段时间,随后恢复生产,用短期的停产换取其总生产时长加长、产蛋效率稳定的一种技术。换羽过程中蛋鸡仍然需要一定的管理和饲料成本,同时无法生产鸡蛋,也就会形成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成本和5到10元不等的换羽成本。

随着青年鸡、换羽等生产模式逐渐从小众走向普遍,蛋鸡商品代养殖的决策就不仅仅在于淘鸡和补栏上了:

养殖户可以按照传统模式养殖,但面临盈利和亏损窗口时,新增的快速开产或者亏损避免的相关方法都可能导致养殖模式在上表所呈现的三个模式中来回切换。养殖模式的选择最终必然影响整体利润,从而导致养殖户需要更多判断市场行情,结合行情来选择合理模式,从而导致产业投机属性的增强。

原标题:《蛋周期、猪周期:对比中的发现》

 编辑:刘金娥

声明: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371-65778961 )。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

 
关键词: 蛋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