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故事 » 默认分类 » 正文

董明珠再出手,珠海银隆原总裁孙国华等6人被刑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19-04-29  🔗《中国企业家》  💛574
核心提示:董明珠显然没有料到,珠海银隆的窟窿有这么大。新管理团队发现,此前与大股东银隆集团频繁的关联交易,涉嫌大股东侵占公司利益超


425银隆头图 史小兵


董明珠显然没有料到,珠海银隆的窟窿有这么大。新管理团队发现,此前与大股东银隆集团频繁的关联交易,涉嫌大股东侵占公司利益超过10亿元。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编辑|万建民 头图摄影|史小兵

董明珠又一次出手了。

4月25日,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银隆)官微发布消息,确认大股东魏银仓身处美国、原总裁孙国华等6人已被刑事拘留数日。

此前,魏银仓失联已久。今年1月,《中国企业家》曾到珠海调查采访,位于该市吉大石花东路56号的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隆集团”)大门紧闭。几栋三层小楼人去楼空,隔着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大厅内地面积了不少灰尘。楼前停的几辆小轿车上也积灰一层。据紧挨着这栋楼的“山海一品”小区的保安说,这里已经一年多无人出入了。

银隆集团是珠海银隆的第一大股东,由魏银仓全资拥有,根据天眼查,银隆集团至今仍持有珠海银隆26.15%的股权,而董明珠则是珠海银隆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7%。

在被自己创立的珠海银隆告上法庭后,魏银仓只在媒体上发过一次声,之后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直到今天被证实身处美国。

变局早已隐秘地发生。

在董明珠入股珠海银隆第二年,从2017年7月开始,珠海银隆高管团队开始大调整。创始人魏银仓辞任董事长,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

珠海银隆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显示,2017年11月29日,公司法人代表由魏银仓变更为孙国华。孙自2001年便跟随魏银仓创业,曾是银隆集团的“二把手”。

珠海银隆高管张军(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新管理团队发现问题越来越多,于是聘请锦禄律师事务所进行尽调,尽调发现的多宗不合规财务账目在董事会上通报,引起了股东震动。公司管理层于2018年10月18日对大股东魏银仓提起了民事诉讼。

“在监事会决议提交民事诉讼之后,及公司采取行动期间,大股东转移资产、规避法律义务的行动更加明显了。”张军称。提起民事诉讼6天后,即2018年10月24日,珠海银隆向公安机关报案,对魏银仓、孙国华提出了刑事控告。2018年11月13日,珠海银隆官微发布致股东公开信,称珠海银隆与大股东存在频繁关联交易,这些交易侵占公司财产,珠海银隆要向大股东及其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进行追索,并宣告已提起诉讼。

这被外界视为董明珠忍无可忍,公开向魏银仓发起了战争。

“七宗罪”涉案超14亿

“你觉得你们被骗了吗?”

2018年,《中国企业家》曾向董明珠提出这个问题,她的答案是:“我们没有被骗。”但董明珠仍表达了对魏银仓的强烈不满:“我听到客户的反馈都在讲质量问题。他们(魏银仓时期的珠海银隆)唯一的品控概念就是维修。”

珠海银隆是一家新能源汽车和电池制造商。2016年,董明珠个人入股珠海银隆。很快,问题突破产品质量,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酵。珠海银隆新管理团队调查认为,魏银仓侵占珠海银隆利益不仅局限在民事范畴,还涉及三件刑事案件。如2016年,大股东魏银仓及孙国华等在公司及其他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用银隆集团与广通汽车原股东等方面签订补偿协议,骗取属于珠海银隆的补偿款1.5亿元。另有采购设备虚增价款2.6亿元,以及虚构1.7亿元工程款的建设合同等。

在2018年11月13日珠海银隆官微发布的公开信中,列举了大股东“七宗罪”。

今天(2019年4月25日),珠海银隆官微称,此前控告大股东的“七宗罪”,皆已有了最新进展。具体如下:

1、最新刑事案件:骗取政府财政补贴资金1.1亿元,涉嫌诈骗罪

2013年9月6日,相关政府财政部门向银隆新能源银行账户转账1.123亿元科技扶持资金,专款用于所扶持科技项目的发展。

经核对公司财务记账凭证发现,同月9日在孙国华的指示下,银隆新能源以还借款的名义,将上述1.1亿元财政补贴资金(分为5000万和6000万两笔)支付给银隆集团。经公司核实,该政府扶持科技项目申请书所述的设备、产能均不存在,且补贴项目具体经办人为银隆集团员工。

至此,该笔政府专项补贴资金转为魏银仓个人控制,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利益,大股东魏银仓及孙国华等涉嫌骗取国家财政资金。

2、刑事:冒领公司补偿款1.5亿元,涉嫌犯罪

2016年,大股东魏银仓及孙国华等在公司及其他股东不知道的情况下,用银隆集团与广通汽车原股东等方面签订补偿协议,骗取原属于公司的补偿款1.5亿元。其中包括1亿元政府财政资金以及0.5亿元某公司支付的竞业禁止资质补偿款,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利益,大股东魏银仓及孙国华等涉嫌犯罪。

3、刑事:采购设备虚增价款2.6亿元,涉嫌职务侵占罪

2014年9月,公司以4.99亿元的价格,向深圳格银电池设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格银)采购一批设备。经公司核实,格银没有生产线,实际以2.24亿元的价格,采购其它厂家的设备转卖给公司。

格银当时的唯一股东和法定代表人谭伟平,是大股东魏银仓妻妹。魏银仓、孙国华及刘金良(原河北银隆法定代表人、魏银仓亲弟)等涉嫌职务侵占罪,该事项已经由珠海市经侦支队正式立案。

4、刑事:虚构1.7亿元工程款的建设合同,涉嫌职务侵占罪

2014年1~4月,公司与河南开宇建筑有限公司(下称开宇)签订了多份土方工程合同,并支付工程款及利息合计约1.7亿元。经公司核实,该工程没有实际施工。

公司掌握的证据显示,开宇将所得资金支付给大股东魏银仓、孙国华及刘金良等,魏银仓、孙国华及刘金良等涉嫌职务侵占罪。

5、民事:同一专利重复转让,公司损失9500万元及利息

2015年,大股东将已在2012年以前按照1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公司的五项专利,以9500万元的价格再次出售给公司。

6、民事:债务抵销,公司损失3.75亿元及利息

2016年为了上市,大股东亟需将其关联公司所欠公司的3.75亿元债务清偿。大股东承诺由其控制的珠海市恒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古)独自承担华融(香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融国际)3.75亿元的债务(此前,公司为该债务的共同债务人),以抵销其关联公司所欠公司的债务。

2018年4月,华融国际向公司发函催促还款。经公司核实,大股东及其控制的恒古未对华融国际进行还款,且大股东承诺的债权转让未得到债权人华融国际的许可。在公司的还款责任没有免除的情况下,大股东及其关联公司所欠公司的3.75亿元债务被抵销。

7、民事:货款无法收回,公司损失2.12亿元及利息

2013年至2016年,公司向珠海市神通电动车能源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神通)出售471台纯电动客车及9套充电桩。在车辆及充电桩已交付且已收到下游货款的情况下,神通未向公司支付货款累计2.12亿元。公司掌握的证据显示,神通由大股东魏银仓实际控制。

颠簸中的银隆驶向何处

“银隆是一个大窟窿。”董明珠愤怒不已。

2016年,汽车市场这块大蛋糕似乎格外诱人。董明珠决定跨界造车,但格力入股珠海银隆的方案折戟股东大会。心意已决的董明珠转而以个人名义投资珠海银隆。2016年12月,珠海银隆以134亿估值接受董明珠、王健林、刘强东等明星企业家30亿元投资,出让银隆22%的股份。

董明珠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中国汽车行业多年被外资垄断,是因为中国没有自己的技术。“格力看中银隆,不是看中(魏银仓)这个人,也不是这个企业,是它的技术,它太符合我们大公交的需要了。”

董明珠认为,银隆的技术比较安全,无论高温、低温不影响运行,也不会出现起火爆炸现象。其次,公交公司的路程是有限的,不需要几百公里的路程支撑,同时,充电只需要五六分钟,只要在相应的里程内就能满足需求。

“现在银隆也给格力带来很好的市场空间,如汽车空调、电机、模具等等,给格力带来很好的产业发展,所以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董明珠坚称,坚决不后悔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格力收购银隆,有个很好的互补,比如说格力有电机,格力有汽车空调,格力有模具,很多东西可以和新能源汽车完美地结合,同时给格力带来最大的(影响是),另外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但是后来阴错阳差,后面有资本运作,没有实现。”

但董明珠显然没有预料到珠海银隆的窟窿有这么大。在她入股之后,停工、欠薪、IPO失败等诸多消息层出不穷,一时间珠海银隆似乎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去年忙的时候,甚至一天拉好几个外地客商,都是到(珠海)银隆要账的供应商。”珠海的出租车司机对2018年初珠海银隆的欠款事件印象深刻。

2018年3月,格力前高层赖信华出任珠海银隆总裁,接手了这个“烂摊子”。赖信华对《中国企业家》坦言,珠海银隆的历史遗留问题非常严重。

2017年7月之前,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很高,一辆车可以高达50万,有些地方还有地补。“当时做车基本不考虑客户和质量,完全就是去拿补贴。这就导致大量的车并没有营收,未来的应收账款非常麻烦。”而这些,都成了接手者不得不背负的包袱。

政策变化让珠海银隆雪上加霜。2017年1月1日,国务院批准,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决定,自2017年元旦起,调整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要求行驶里程达到3万公里以后,才能够申请国家财政补贴。2018年,补贴政策再次调整。

“那些买我们车的人就傻了,因为他的车放在那库存,本身就不具备跑3万公里的能力。这加剧了解决应收账款的难度。”赖信华说,“这对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是通病,不仅仅是珠海银隆一家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由于车辆质量存在问题,珠海银隆面临着索赔和巨大的售后成本。

虽然,珠海银隆重新梳理了品控体系和采购等全流程,但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例如技术,一位汽车业内的电池专家告诉记者:“银隆一直主推钛酸锂电池,但未来车载电池的技术发展方向尚未稳定。钛酸锂负极电池虽然具有快充性能、长寿命、高安全性等优点,但一般认为更适用于公交车使用。如果出现新的技术路线,不无失去优势的可能。”

珠海银隆还曾试图扩大产品范围。赖信华称,公司已对外销售以商务车、物流车、摆渡车、市政车、观光车、牵引车、叉车为主的7大系列专用车。比起公交车,其它种类的车更考验珠海银隆在电池技术线路方面的选择。

此外,补贴消退,对于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都是一个挑战。财报显示,2014年~2016年,珠海银隆的营收分别为2.48亿元、38.62亿元、78.9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4.16亿元、8.36亿元。与此同时,珠海银隆申报的新能源补贴分别达5550万元、10.16亿元、21.35亿元。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新称,“2018到2020年是补贴政策减退的三年关键时期,新能源汽车产业因此面临巨大压力,甚至将出现大洗牌。进入2020后补贴时代之后的三年,新能源汽车企业将面临浴火重生的严峻考验。”

这意味着,珠海银隆不仅要消除由大股东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要和所有同行一样,摆脱对国家补贴的依赖。而董明珠素有无坚不攻的声名,这一次,她会将珠海银隆带往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