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故事 » 默认分类 » 正文

一个和产品对话的人(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20-01-14  🔗周晶  💛849
核心提示:开始见到沈利昌,觉得是一个书卷气非常重的人,不太像一个商人,更像一个老师或者是医生,用词准确、时不时飘出几句古代名著中才

开始见到沈利昌,觉得是一个书卷气非常重的人,不太像一个商人,更像一个老师或者是医生,用词准确、时不时飘出几句古代名著中才有的语句、动作优雅、善于倾听,一见到我们,马上停止手头的工作; 或者说:“不好意思,等我三分钟,我把事完成一下。”然后在两分钟内把事结束就专心接待我们,中途不再回到电脑前,也很少接电话,他的电话是静音的。当我们接电话或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又在电脑前处理事务了。我们一回到原位,他马上又起身专心和我们对话了。

慢慢地,随着接触的深入,我们又发现了沈利昌脾气暴躁的一面,有一次我在他的办公室聊了一会天后各自办公,突然他接起手机(因为他的手机是静音的,听不到铃声),说了一声“喂!”不到一秒突然声音暴升,歇斯底里地暴了一个粗口:“*了个*!”,吓得我心脾俱裂。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他可能接了个广告电话。事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向我解释:年纪越来越老,记性越来越差,一个思路被打断后就再也回想不起来。当时他正在就一个产品的设计思路深入冥想,看到有一个”138”的电话,以为是哪个老朋友打来的,没想到是广告,当时怒火中烧,直接就爆粗口了,他又和我说,他不后悔爆粗口,因为灵感是很可贵的、敏感和稍纵即逝的。

然后……然后我就经常看到他发脾气了。有一次我陪他去新上马的工地,谈笑风声,他谈管理的心得体会,很有走而论道的感觉(实际上从我所接触的老板中看,他的管理水平处于中等或偏下),工地上有个管理人员向他汇报:所上的设备顶部和厂房屋檐过于接近,最好把厂房再加高一、二米,突然风向大变,从和风细雨变成狂风暴雨、雷电交加,他从得道绅士变成村野莽夫:“@#%$,我当时反复提醒你们注意厂房的设计高度,@#$%,厂房我不会来加高,@#¥%加高的钱的你们来出@##¥¥……”。语言过于鄙俗,我只能以“@#¥%%”替代。

@#¥!(这句粗话是我说的,跟沈利昌无关),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喜怒无常!”

我把这几天的经历告诉了沈利昌的同事,他们有些幸灾乐祸:“你的经历同我们相比,那真是毛毛雨,真是小巫见大巫,我们老板在产品质量、特别是产品开发的过程中所发的脾气,比钱塘江水还浩浩荡荡!”

一个从事跟随沈利昌从事速爆大豆研发的技术人员回忆道:当时在研究速爆大豆的时候,老板在研发现场,因为前一天开会制定的生产工艺流程图没拿,“后来想起来了,老板当时脸色变得铁青,不停的用手打自己额头,啪啪作响。”

另一个从事纯乳太开发的研究人员插嘴道 :“我们纯乳太在开始初试阶段,有一个试剂忘记放进去,当时老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眼泪都出来了……”

大家嘻嘻哈,笑个不停。不知道为什么,我笑不出来。为质量发脾气,这个我可以理解,我也见过很多老板为自己厂产品质量出问题骂娘,因为不讲质量,这个企业离倒闭也不远了。但产品开发也要发脾气,那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他们解释道:香保公司的产品质量在生产前、生产中、生产后有三道流程控制,到市场上后一般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老板已经不管这事了。他们说,沈利昌在会上反复强调:产品研发企业经营的基础,以后所有的工作是围绕着产品展开的,如果产品是“1”,那其它的销售、生产、品质控制、财务就是“0”,只有“1”存在,后面的“0”才有意义。同样,质量也是在产品研发过程中需要重点考虑的环节。

在沈利昌带领下的杭州香保饲料有限公司确实是个异类,很少广告、很少博士专家、很少销售人员、很少噱头、很少追逐热点。但是他们的产品却进入了国内很多大型农牧企业,企业稳定发展,成为国内拥有速爆、功能肽核心技术的厂家,企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大,发展前景越来越光明。我想这与沈利昌心无旁鹜、安心跑市场、静心做产品有关的吧,确切和显而易见的使用效果是他们对产品的基本要求,他们决不生产玩弄概念、追逐热点、效果似是而非的产品。

沈利昌固执的认为:对一个饲料原料企业而言,一个好的产品是企业的根本,其它方面只是为产品服务的:如产品定位、营销、队伍建设等等。如何判断一个好产品,必需满足以下两个方面至少一个:一是提高生产性能;二是降低生产成本。

但是做一个好产品是何其之难,困难何其之芜杂,等待何其之漫长!它几乎会消耗掉所有研发人员的耐心和信心,成功者不到百之一二,就像是他们的纯乳太,一研发就是十二年。

纯乳太研发始于2005年,是国内率先研发的以植物蛋白替代血浆蛋白的产品,也是小肽蛋白和乳化酶解油脂有机结合的产品。当时的目标是使用效果能媲美血浆蛋白。设计总体思路是利用植物蛋白丰富的氨基酸排列方式、研发出能快速修复肠道损伤的功能肽,沈利昌带领研发人员,上门拜访或遍请大专院校及国内外专家,在乳化均质、分子切割、定向酶解等方面的技术难点进行逐个攻克,到了2012年,产品基本成形,科研人员松了口气,以为苦尽甘来,他们信心百倍地拿到几个养猪场做断奶乳猪试验,三个月后,试验出来了,结果出奇的一致:纯乳太在应对断奶应激、降低腹泻、提高日增重方面效果奇佳,但诱食效果明显不如血浆蛋白。大伙儿有些灰心,他们觉得已经把植物蛋白和油脂的潜能发挥到极致了,再也没有提升的空间了,在此后的一年中,也正如他们的所想,虽然反复修正试验,但还是一直停滞不前。

沈利昌更是苦恼,但他虽然脾气暴躁,却又心细如发,按照老习惯,他把研发品拿到床头柜上,有天突然从大豆中提取酱油得到灵感,众所周知,酱油是生活中最常见的调味品,它的鲜味众所周知,而且工艺也是现成的,几乎所有赞成这个思路,沈利昌和他的团队试遍了各种酶,直到有一次试用了欧美的一种酶,经验告诉他们,他们离成功越来越近了,经过一百多次的试验,在2016年他们正式推出了“纯乳太”,之后两年内他们又进行了无数次优化,到了2018年,他们又推出了含有超鲜肽、使用效果同血浆蛋白接近的“纯乳太经典型”,至此,离他们雄心勃勃开始研发这个产品,已经过了十四个年头。

纯乳太(经典型)是效果最为接近血浆蛋白的非动物蛋白之一,诱食效果优于酵母提取物。 纯乳太是行业内率先把亲水小肽包被在均质乳化油脂表面的新型饲料原料,其通过乳化均质、分子切割、定向酶解等工艺充分挖掘并升华了蛋白和油脂的潜能。其小肽和含磷脂肪酸结合形成的磷脂肽可以快速修复肠道损伤;定向酶解形成的超鲜肽和脂肪的醇香可以对动物产生强烈的诱食作用;抗氧化的小肽包在脂肪外面可以有效的防止脂肪氧化,其通过均质、乳化的亲水油脂更容易被动物消化吸收,弥补植物蛋白能量低的缺点...总之,纯乳太是一个集大成之作,它的应用价值今后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

沈利昌参与和组织了杭州香保饲料有限公司的所有产品研发,其它方面的管理则少有顾及,他的公司目前发展状况不错,已经引起资本的注意,他婉言谢绝,同行已经把公司取名为“某某集团”、“某某生物科技”,他还是那个有点老土的“饲料公司”,他没有精力,也觉得公司没有发展到那个节点上,他喜欢水到渠成。他的理想是做出对行业有重大影响的产品,别无它顾。

沈利昌几乎亲身参与了产品研发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前期阶段,他认为:在产品研发的前期,是一个摸索的阶段,无论是原料、工艺、半成品等均有其本身规律,需要探索及发现,在这个过程中会不断地产生变化,有些变化是细微的,需要有经验和技术积淀的人现场发现,如果不是亲自管,如果不是亲自在现场,就不会发现试验过程中各种细微的变化,沈利昌认为:试验过程中的,这些细节才是事物的本质,是你的产品超越同类产品的根本。所以,“现场主义”贯穿了他的工作和生活,公司同事总是实验室和中试车间看到他的身影,也是这个时候才能看到他的笑容和耐心,看到他不停的自言自语。

“速爆大豆”是香保公司的另一个产品,也正是这个产品使香保公司在行业内声名鹊起,很多行业内人士把沈利昌叫做誉之为“速爆大豆之父”,国内某养猪院士泰斗见到沈利昌不叫名字,直接叫“速爆大豆”。

2009年3月,杭州香保饲料有限公司花了350万元人民币从一个台商那里采购了一台旧的干爆大豆设备,该设备由加拿大CAD公司生产,在台商技术人员的协助下,经过数月的努力,这台CAD干爆大豆机终于安装完成,大家难掩兴奋、激动,当晚就开始试机,当金黄色、香喷喷的大豆从生产线上滚落下来时,人群不约而同一阵欢呼。

几天后,化验室的检测出来了,有三分之一的指标不合格,其中有一个尿酶活性的定性检测最为悬殊,15分种后,红点达到20个以上。大家有些失望。大豆中有一些抗营养因子,有一些是耐热性的,一些是不耐热的。动物吃了会腹泻、肚子涨、呕吐等现象,引起生长停滞、倒退、甚至死亡。所以在加工大豆时,一定要把抗营养因子去除,特别是这个尿酶活性,是所有抗营养因子中危害最大的。

所幸尿酶活性是不耐热的,它可以通过加热去除,所以当时研发人员并不怎么担心。一次、两次......十次、十一次......二十次......三十次......其它所有的指标都控制住了,这个指标就像个顽皮的幽灵,跳来跳去,无法控制。当红点下去了,蛋白溶解度(大豆的另一个指标,与尿酶活性互为制约)也跟着跌下去了。当蛋白溶解度正常了,红点又上来了。

一天.......一个月.......一年......

到了2011年,两年过去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大家隐隐约约感觉到,可能是方向出问题了。大家去问台商,台商先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后来招架不住了,才吞吞吐吐的说:尿酶活性的定性检测这个指标,他们也没法控制,这是这套CAD干爆大豆机最大的缺陷。本来大豆的尿酶活性定性检测这个指标,很多企业没有做,他们想蒙混过关,没想到香保公司这么顶真。

事到如今,问题是无解了,路似乎是走到了尽头。

但如何进行下去,当时也没个头绪,只是隐约的感觉到:原来的路是不能走的,必须从头开始,走另一条路。

沈利昌和研究人员反复讨论,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有一个念头越来越强:我们可不可以参照爆米花的原理,先把每一粒大豆爆酥松,可以让热气灌到豆子的最中心去,使加热均匀,香气达到最大限度。越讨论,大家越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对!就这么干!

但一件事,往往纸上谈兵易,落到实处难。

首先:爆米花机太小,而且不能连续化生产,不能满足饲料行业需求大的特点,香保研究人员遍访国内食品行业的院校和专家,设计了一个大型的负压罐,又咬咬牙,化了700万请浙江的模具企业做了一个负压罐的模具,通过工艺流程优化,使这套设备物料进出料自动化,以便连续化生产。

其次,安全问题,负压罐是密闭罐,如果罐内稍不密封,豆叶燃烧,引起爆炸怎么办?2012年4月,由于经验不足,操作人员把没有清理干净的大豆倒入负压罐,引起爆炸,使整个负压罐直接上飞,穿过顶棚,落入100米外的草丛中,所幸当时无人,才使此次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设备的安全性问题当时已经刻不容缓。香保研发人员后来巧妙的利用水压的原理,当负压罐内压力超过一定负荷时,通过水进行缓冲,从而把安全风险降到最低。

2013年2月,当金黄色的大豆从新设备上滚落时,大家没有了以前那种激动的心情,几天后,化验室宣布:所有指标正常......

从2009年引进CAD干爆大豆机到2013的产品成功,真正经历了四年时间,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足与外人道也。但大豆的各项指标是完美的控制了。香保人给它重新取了个名字--速爆大豆,并注册了从29类到31类的相关商标,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

2013年4月8日,杭州香保饲料有限公司向客户发布了速爆大豆研制成功的消息,不到半小时,收到了客户准备试用的回信.....(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