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推广 » 猪病 » 正文

朱稳森博士谈某瘟疫苗毒感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21-02-18  来源:🔗养猪职业经理人  💛324
核心提示:本文主要内容为基地在北京的美国兽医Dr. E. Wayne Johnson(朱稳森博士)接受媒体Pigprogress采访时介绍的他所掌握的一些疫苗毒

本文主要内容为基地在北京的美国兽医Dr. E. Wayne Johnson(朱稳森博士)接受媒体Pigprogress采访时介绍的他所掌握的一些疫苗毒的情况。

朱稳森表示,在中国传播的这种“新病毒”是双基因缺失病毒,缺乏安全性并且效果未知。该病毒在MGF360和CD2v位点进行了敲除,使病毒被弱化,但是并没有让它变得无害,只是制造出了一种比较轻的疾病形式。

朱稳森将疫苗毒比作阉公猪,“虽然缺少了两个重要的东西,但是仍然可以不停的吃吃吃。”

疫苗毒的影响

根据朱稳森的介绍,疫苗毒在母猪身上引起类似PRRS的病毒性繁殖系统综合症,涉及症状包括产死胎、木乃伊、胚胎死亡、不育及流产。他补充说,注射假疫苗有明显的死亡率增加,并且有短暂的高烧,但是疫苗毒造成的死亡率相比野毒要低的多。

出生的活仔活力较差,能够存活到生长-育肥阶段的猪似乎会排毒感染其他猪只。慢性的非典型非洲猪瘟疾病主要是慢性血管和免疫系统疾病。显微镜下多器官可见带有梗塞和血栓的活跃坏死和出血区,以及慢性纤维化病变,特别是在淋巴结和肾脏上肉眼可见。

是否是自然缺失变异?

在自然界中,病毒不断变异是正常现象。但是没有迹象表明,中国出现的疫苗毒是自然缺失变异。朱稳森表示:“相反,这是故意将双基因缺失疫苗毒引入大量猪群产生的后果。”由于该弱毒疫苗是未经批准的非法疫苗,且被官方禁用,所以没有可靠的信息说明有多少猪接受了免疫注射,以及有多少猪被排毒和媒介感染。

朱稳森表示:“官方禁止免疫非法的非瘟疫苗,但是有迹象表明非法疫苗的免疫仍然在继续。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目前在中国很多地方仍然广泛传播,猪场对此感到沮丧,以及考虑到他们太多的选项。”双基因缺失疫苗的引入使本身棘手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使病毒的流行病学情况更加失控。

非法疫苗的效果

朱稳森观察了非法苗在猪上的效果。“一般免疫了非法苗的猪会产生抗体,但并不是所有猪都可以。母猪在繁殖上引起的副作用令人沮丧,使得注射了疫苗的猪场果断选择弃用疫苗。但是疫苗毒亦是有传染性,即使停用之后,仍然会在猪群中存在。免疫之后的2-3周可以检测到抗体,约经历完整野毒爆发后存活下来的5-20%左右的猪是有抗体的,并且在数周或数月之后它们的血液或组织中仍然能检测到非洲猪瘟野毒。 ”

疫苗毒的检测

朱稳森表示,通过PCR方法检测新疫苗毒会非常困难,口腔拭子对于非洲猪瘟检测并不可靠,对于疫苗毒更不敏感。双基因缺失疫苗毒可能不会在血液中存在,但是血液阴性时经常可能在淋巴结和其他组织中找到。

通常可以检测3个基因来判断是否有疫苗毒感染。朱稳森表示:“通常用p72基因来检测非洲猪瘟病毒。如果检测到p72基因,想知道猪场感染的是野毒还是疫苗毒,还需要做CD2v基因或者MGF360基因或者两个都做。野毒三个基因都为阳性,疫苗毒的CD2v/MGF360为阴性。”

中国官方的非洲猪瘟疫苗研究

中国官方也在致力于研究非洲猪瘟疫苗,但是看起来与非法苗完全无关。哈尔滨的疫苗还在研发过程中。朱稳森表示:“据我们所知,哈尔滨的七基因缺失苗还没有被投入市场。这个疫苗除了删除了上述两种基因还有5个其他基因。他们不太可能过早的将非瘟疫苗投入市场,会遵循相关的程序。”“我们确信,哈尔滨一直在适用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有限的现场安全测试。”

关于非法疫苗的来源

朱稳森表示:“我们不知道是谁在制造和贩卖这些疫苗,我没有可靠的信息,也不清楚有多少个非法疫苗。非法疫苗的分发是一帮有组织的流氓和江湖骗子做的,猪场面对很大压力和疾病风险,所以很容易被这些捕猎者的花言巧语所蛊惑。”

 编辑:刘金娥

声明: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371-65778961 )。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