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故事 » 默认分类 » 正文

神农集团董事长何祖训:寻找30年前的自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22-12-26  来源:🔗时代财经  💛225
核心提示:作为云南农头猪企神农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的何祖训,把自己的公司打造的有些前卫:集团总部位于昆明最好的写字楼恒隆广场,各个部

作为云南农头猪企神农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的何祖训,把自己的公司打造的有些前卫:集团总部位于昆明最好的写字楼恒隆广场,各个部门员工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走进公司,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数据智能大屏。

11月的一个秋高气爽的周五下午,他在位于昆明市恒隆广场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时代财经的独家专访。见到时代财经时,他身着白色外套和黑白相间的鞋,一副潮男形象,这是他儿子买给他的礼物,希望他重回年轻。

“我在寻找30年前的自己,我希望公司也可以一直保持年轻。”何祖训告诉时代财经。

进村开辟“根据地”的创业之路

神农集团正式创立于1999年,但是对何祖训而言,创业其实从1994年就开始了,那个时候他29岁。

“那个年代,并没有老板的概念,就是作坊式创业,初衷就是希望家里人过上好日子。”何祖训说。

这位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上市公司掌门人,一开始曾做过兽医,随后在深圳一家外资企业工作。从那个时候起,他逐步接受更多现代的思想,并发现:现代农业和传统农业的巨大区间,中国农牧业在当时很落后,科学养殖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如果把学习到的技术和手段,转化成为生产力,说不定产生的价值更大,所以就自己开始单干了。”何祖训告诉时代财经。

内部充满澎湃感的少年,开始了创业之旅。他的第一个产品,从做猪饲料开始。

“刚开始遇到太多问题,流动资金不足、应收账款周期太长、产品质量不稳定、市场也很难打开,大量前期投入还没有赚钱。”何祖训回忆。

在他看来,这就是人生的磨练,只有经历至暗时刻,才能突破自己。

从0到1的过程,打开市场成为何祖训的第一个难题。

“核心是给农民创造价值。前期重要的是了解他们的需求,并让他们相信我们的饲料才是好饲料。”何祖训说。

为了了解农民,这位年轻人每天跑猪圈和农民沟通,教农民怎么科学养殖,帮农民卖猪。甚至,还要给农民播放露天电影来拉近关系。

此外,他还选择了示范户,对比使用自家饲料后带来的猪肉体重增加,帮农民算了一笔经济账,让大家信服。

通过“原始的地推模式”,让信任开始逐步建立。

“那个时候我们进村都要带着喇叭音响,放着《东方红》这样的歌曲,农民就知道我们来了。”何祖训笑着说。

通过这样“原始”的方式,何祖训逐渐将饲料市场打开,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做饲料多年之后,何祖训逐渐发现,新的商业机会开始出现。

“当时,家家户户农民都养猪,几乎都是一户几头猪,而国外发达国家,早就开始规模化养殖,可以提高整体的养殖效率。”何祖训说。

在何祖训看来,生猪养殖和饲料产业本身就是一体的。如果神农集团都不了解怎么养猪,怎么让农户相信神农集团的饲料是好的呢?

2002年,神农集团开始进军规模化养猪之路。

“一开始做的时候,才发现养猪原来这么难。”何祖训回忆。

规模化养猪,不仅需要良好的设施、环保的条件,还需要安全的管理。猪得了疾病,可能就会“团灭”。

开始的10年,何祖训也在不断摸索、积累。

“当年我也找了自己的大学同学,来我这边做养猪场的厂长,但是因为管理不善,一夜之间全场死了几百头猪,那个同学不好意思直接走人。”何祖训笑着说。

所有云淡风轻背后,都是创业之路的波涛汹涌。

工业化养猪需要标准的流程,科学的理念,以及长期主义的企业文化做支撑。

时针拨回2006年,神农集团开始涉足产业链的下游生猪屠宰。位于昆明市官渡区拓翔路的生猪屠宰场,是神农集团第一个屠宰场。

“我当时发现,国外的发达国家都是产业一体化,这样不仅可以降低综合成本,还可以保证产品可以追溯。”何祖训说。

一开始神农集团也交了不少学费。

“投资了2个亿,一开始一天只杀了30多头猪,外面很多人都在议论,想看看神农怎么倒闭。”他回忆到。

当时,神农集团引入了德国“BANSS(伴斯)”进口屠宰生产线、韩国“HI-COOK(好烤克)”进口分割生产线。厂区布局、屠宰线设计、工艺流程均符合ISO22000食品安全管理体系认证,并符合欧盟标准。神农集团按照国家相关政策规范要求配合政府行业监管部门建立了官方兽医派驻制度。按国家标准对生猪屠宰的宰前、宰中、宰后进行产品生产全流程管控,实现产品全程可控可追溯。

彼时,昆明有15家屠宰场,很多场设施管理落后。

正是得益于当初的严格标准,神农集团的上述屠宰场逐渐赢得了品质安全的口碑。目前,该屠宰场年屠宰量达120万头,昆明有近一半的生猪均是由该屠宰场完成。

时代财经多方采访亦发现,纵观神农集团的产业链完善之路,既有公司主动选择,也来自产业的变迁,实际上神农的产业设计都是面对未来提前布局。

“饲料产业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前十年,净利润率一直较高。”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这位业内人士分享,起初饲料毛利润率高达20%,随着行业发展,竞争加剧,毛利润率逐步下降,到本世纪前十年,亦有10%左右。

而神农集团的第一桶金,亦是来自猪饲料。随后的诸多布局,亦是看到产业的变化与发展。

时代的不断变迁,带着这家公司也在不断变化。何祖训自我剖析“我来自农场,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农意识,神农的发展是不断战胜小农意识,走现代农业道路而取得的长足发展”。

文化驱动破局周期

“公司的发展一直比较稳健,您认为其中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面对时代财经的问题,何祖训给出的答案,和大部分掌门人显得不太一样。

在他看来,企业文化是护航公司长期发展,是经历一轮一轮猪周期,可以保持发展的根本原因。

“1997年,我就开始定义自己企业的文化:扬神农精神,创神农天地。到现在,我把这个文化提升归纳为心中有爱,开花结果。”何祖训告诉时代财经。

他在公司只管三个方面:企业文化、企业战略、激励机制。

企业文化是价值观的体现,价值观可以指导人的行为;企业战略是方向,大方向好了,人心在了,事情就可以做好;激励机制是保障措施,一群人有了使命和愿景,也要保障他们的物质生活。

约翰·科特(John P. Kotter)与詹姆斯·赫斯克特(James L. Heskett)在《企业文化与经营业绩》(Corporate Culture and Performance)一书中,总结了20年的研究,认为企业文化对企业长期经营业绩增长有着重大的作用、作者发现重视所有关键管理要素(消费者要素、股东要素、企业员工要素),重视各级管理人员的领导艺术的公司,其经营业绩远远胜于那些没有这些企业文化特征的公司。在11年的考察期中,前者总收入平均增长682%,后者则仅达166%;企业员工增长前者为282%,后者为36%;前者公司股票价格增长901%,而后者为74%;前者公司净收入增长为756%,而后者仅为1%。

在人力资源行业的共识是,很多企业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是写在墙上的,而真正好的价值观则会铭刻到人心里,落实到制度里,驱动人们的行为。

时代财经参观这个公司并与诸多神农人交流亦发现,员工与金融、互联网这类高薪行业不同,更多的是一种朴实的感觉。相比于对外交流,这些员工更愿意去做事情。

长期主义的经营理念,融入到这个公司的文化里,亦指导了该公司的诸多发展方向。

长期以来,这家公司一直高度重视生物安全,这让公司在非洲猪瘟进入中国时,避免了损失。

非洲猪瘟病毒已经存在近百年时间,由于其基因组宏大、易变异,导致非洲猪瘟目前仍处于无有效治疗手段及疫苗的阶段。

10年前,神农集团首个集规模化与生物安全化于一体的现代化猪场投产。此后,多个标准化管理猪场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

2019年神农集团陆良猪业有限公司普乐种猪场通过国家级无疫病小区建设的申请,通过层层考核最终获得国家级无非洲猪瘟无疫病小区资质。

2021年,神农集团还完成生物安全硬件设施升级改造,通过优化人员隔离中心、物资洗消中心制度,核心种猪场统一加装空滤系统,生物安全体系日趋完善。

2018年,非洲猪瘟首次进入中国的时候,诸多规模化养猪企业一度出现病死率超过50%的情况。得益于早些年神农集团对于生物安全的重视,让公司在那一轮冲击中并未受到影响。

在与时代财经的对谈中,何祖训说起公司正在进军的全新板块(肉类深加工),突然对坐在一旁的秘书说:“你去和他们说一下,新板块要做好三年不赚钱的准备,我现在担心的并不是利润,而是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只有这样才能带来口碑。”

所谓的文化、价值观,实际上就是融入到一个企业掌门人意识,进而影响一个企业的点滴工作。

寻找30年前的自己

神农集团从成立至今,23年。就像一个青年,热血沸腾,风华正茂。

而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何祖训对于自己和公司,也有了新的期待。“我在寻找30年前的自己。”他告诉时代财经。

30年前的何祖训,是一个刚进入社会不久的青年。用他的话说,还是一个愤青。那个时候,满腔热血,激情澎湃。

他要寻找30年前自己的状态,也希望把这个状态给到未来神农集团。

“我现在让公司的元老高管都在考虑一个事情,如果退休后,谁来接替自己。”何祖训说。

他认为,老一辈的的高管逐步退休后,如何让新人接力,是公司的重要举措之一。“要让年轻人勇于试错,授权和放权给年轻人,这样更有利于公司未来的发展。”

在他的期望中,希望公司有更多不同的意见,甚至要反对他。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让公司民主,并更靠近正确的轨道。

目前,神农集团40岁以下员工超过80%,约60%员工年龄在30岁以下。

何祖训的调整,也是为公司后续的发展做出铺垫。

根据神农集团最新披露的三季度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11.4%,位于主流养殖上市公司较低水平。对比同行,主流养殖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多在50%-90%的区间。

如此低的负债率,是不是意味着公司太过于保守,甚至不太上进?

面对时代财经的质疑,何祖训说:“太低的负债率也不是我的本意,未来我们将保持30%左右的负债率,这样也可以让公司的规模每年有30%-40%的增长。”

在他看来,人生的黄金时代就是30-45岁,神农集团未来还要加强年轻队伍的建设,希望这样有冲劲和专业化的队伍可以让公司进一步发展。

时代财经了解到,这家公司目前与全球最大育种公司PIC合作,正在不断优化母猪群体,提高仔猪生产率,并进一步保持该公司养殖成本领先。

一切看平静的背后,年轻的号角正在这家公司吹响。

这是神农集团最好的时代。

 编辑:刘金娥

声明: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371-65778961 )。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