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企业 » 正文

海大看到市场裂缝,饲料巨头反刍料市场竞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22-11-22  来源:🔗界面新闻💛175
核心提示:猪料企业向反刍料发展趋势如何

饲料龙头海大集团正加速反刍料市场布局。

刚刚设立仅一年的内蒙古海大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古海大”)首批肉羊全价配合料近日正式投产。此外,海大在甘肃、辽宁反刍料项目也在建设之中。

从2021年开始,海大开始在反刍料业务上接连落子,2021年第四季度海大相关产能约为25万吨,在建的三家工厂一期产能合计60万吨,预计到2025年,海大反刍料产能将达到150万吨以上。

头部饲料企业中,禾丰股份、大北农、新希望等企业也纷纷进军反刍料市场,三家公司2021年反刍料销售分别为71.69万吨、57.45万吨和45万吨,市占率分别为4.8%、3.9%、3%。

猪料企业向反刍料发展渐成趋势

海大集团公告称,海大内蒙古反刍料项目占地接近60亩,销售市场覆盖巴彦淖尔、包头、鄂尔多斯、呼和浩特,宁夏北部、山西北部、陕西北部等地。

海大集团主要业务包括动物种苗、饲料、动保、生猪养殖。2022年1至6月份的营业收入中,饲料行业占比89.22%,苗种行业占比10.78%。而企业2021年饲料销量1877万吨,市占率达 6.4%,以水产料、禽饲料、猪饲料为主,公司水产料2021年销量467万吨,市占率20.5%,禽饲料销量944万吨,市占率7.7%,猪饲料销量460万吨,市占率3.5%。

海大集团反刍料事业部总经理诸清华曾在接受《广东饲料》杂志采访时表示,海大反刍料重点是牛羊料,初步规划海大反刍料销售范围,覆盖以内蒙、新疆、东北为重点的草原线;以河北、河南、山西、山东为重点的黄河线;以云贵川、江苏为重点的长江线;以广西、江西为重点的华南区。

企业官方公众号显示,除内蒙古海大外,2022年,海大在甘肃、辽宁反刍料项目也相继举办了奠基仪式,目前正在建设之中。

2022年反刍料产量逆势上涨

除海大集团外,多家头部饲料企业也已加入反刍饲料市场的竞争之中。

饲料企业加大反刍料投入变化始于2018年。一位饲料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从2018年非洲猪瘟发生时,行业部分饲料企业多开始增加反刍料业务。

非洲猪瘟爆发后,牛羊肉、禽蛋都成为了猪肉的替代选择。浙商证券农业首席孟维肖也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反刍料的渗透率相对较低,增速与牛肉和低温鲜奶的消费增长密不可分。

行行查数据显示,在非洲猪瘟爆发后,在生猪存栏量持续减少的2019年,2019年不同肉类的增长都显著高于以往数据,其中禽肉产量2239万吨,同比增长12.3%,牛羊肉产量1155万吨,同比增长3.18%,鸡蛋产量3309万吨,同比增长5.8%,而肉类替代逻辑直接影响饲料销量及结构,相比于2015年,2019年反刍料、蛋禽料销量销量增幅显著,同比增长10.45%、4.44%。

非洲猪瘟的风险之下,饲料企业也开始选择反刍料抵抗风险。随着越来越多企业进入,反刍饲料产量持续上涨。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梁海军在接受农民日报采访时介绍,过去10年间,我国反刍饲料产量从2011年775万吨增至2021年1480万吨,累计增长91%,较饲料产品平均累计增幅高出了29个百分点。2022年上半年,受饲料原料高价递延等因素影响,饲料生产呈现下行趋势,而反刍料产量逆势上涨,同比增长2.8%。

海大集团注意到了这一趋势。诸清华表示,猪料企业向反刍料发展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一是因为反刍动物养殖及反刍料兴起的机遇,二是养猪行业的急剧变化带来的猪料竞争格局的大调整。在反刍料容量较大的区域,一些猪料产能利用率很低、处于亏损或保本边缘的猪料企业,将很快把注意力转向反刍料。

“这两年也有一些政策倾斜,所以很多企业都开始做反刍料,而且现在饲料工厂开工率都不是很高,其他的饲料市场已经是饱和状态。”饲料产业链观察人士黄莉表示。

而反刍饲料市场缺口也相对较大。2021年9月,中国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饲料饲草处处长黄庆生指出,2025年预测牛羊养殖饲草料需求合计28200万吨,当前差距优质饲草4800万吨,精料5710万吨。

反刍料项目建设竞速

机遇之下,饲料企业开始加紧扩充产能。

2021年11月起,新希望六和总投资约1.2亿元的18万吨反刍饲料项目在内蒙古巴彦淖尔投资建设开始动工;2021年12月底,宁夏大北农68万吨产能反刍料生产基地竣工投产。

海大集团也在加大投入。诸清华称海大反刍料事业部2025年产能将达到150万吨以上。

广发证券报告指出,当前反刍饲料行业中小型饲料企业为主,竞争格局较为分散。随着更多企业的加入,诸清华预计,“以后反刍料的竞争一定比现在更激烈”。

孟维肖认为,企业发展反刍料业务仍会面临不小的难题。首先,下游类似新乳业等企业并购地方乳企时,奶源供应相对固定,奶厂通常会选择自建反刍料工厂,饲料生产企业未必能拿到市场份额。

“伊利反刍料基本上是自己生产,所有奶农与伊利都是合作关系,只有用我的饲料,我才收你的奶。”黄莉说。

与此同时,乳业上游的饲料企业市场地位日渐巩固。以优然牧业为例,资料显示,优然牧业是中国最大的反刍动物饲料提供商,2020年度出售的反刍动物精饲料超过77万吨;以及中国领先的粗饲料(主要苜蓿草和燕麦草)供应商,按照2020年主要的粗饲料品类苜蓿草的销量计,优然牧业在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

诸清华也在一次专访中表示,从猪饲料转行进入反刍料产业的企业与前期专注于反刍料的企业相比,目前很难说谁更有竞争力。奶牛料行业起步较早,技术及服务水平已经达到一定的高度,加上奶牛料的资金结算和牛奶的销售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猪料企业进入奶牛料的门槛会高一些。

另一方面,很多小、散肉牛羊料工厂的产品质量、加工质量、技术服务都相对不足,在与猪料巨头竞争过程中,可能会面临不小困难。

在诸清华看来,这可能是海大看到的一个市场裂缝。

(文中黄莉为化名)

 编辑:刘金娥

声明: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电话:0371-65778961 )。河南畜牧兽医信息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

 
关键词: 海大